首页 玩家注册 产品展示 公司简介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

29军官兵打鬼子打红了眼,旅长用军号都调不回来!

2019-04-04

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第29军独26旅属第38师师长张自忠指挥,驻防在天津外围马厂一带。7月29日,独26旅接到军部命令,到唐官屯烧窑盆村沿减河到海边防御,阻止日军南下。

减河约20米宽,水深三四米,两岸堤坝很高。独26旅先头部队到达河边的烧窑盆村时,就得到情报:日军约一个大队也在这个方向疾进。旅长李致远下令部队到桥南头附近高梁地隐蔽,自己带着两个团长和营长们到桥边侦察阵地。

独26旅只有两个步兵团。李致远对团、营长们说:“敌人要抢渡这条河,如果不把他顶回去,这条防线就垮了。”接着,他大声说:“我们要死守这条河,每团选出敢死队,每人带长把大刀和四个手榴弹,用洋红抹成大红脸,冲过桥去,用大刀砍!”

接着,他问:“谁愿带领敢死队?”

团长朱春芳把胸脯一拍,激昂地说: “我带着去!”说着把上衣一脱,跑到自己这个团选出的敢死队前说: “脱了光背,将红抹上,跟我来!”

这一百多人全跟他去了。

独26旅另一个团团长马福荣也选出了一百多人,跑过去。李致远旅长看人数太多,想拦住他们,结果没拦住,他们还是都跑过去了。

29军敢死队将士用的都是长柄大刀。因为根据过去的战斗经验,他们的刺枪术不敌日军,所以将大刀把接长三尺,在白刃战时对付日军有利。每人都带了一包洋红抹脸。为什么,一则据说日本人怕红脸,二则表示中国军人流血死拼的决心。

大家才准备好,哨兵就报告:右边四个日本兵快到桥边了,远处还有一队日军,正向桥走来。他们还不知这里有中国军队。朱春芳团长立即带着士兵像一阵飓风,呼的一声冲过桥去。日军还没搞清红脸是怎么回事,就被大刀劈死不少。

在这一场白刃战中,29军大刀飞舞,猛冲猛砍,直杀得日军晕头转向。日军刺枪术虽好,但是完全失去了作用,只能拖着枪逃跑。敢死队官兵边杀边追,后面赶上来的日军大队,被自己退逃的士兵一冲,也乱了阵脚。29军的敢死队冲过来。有的日军企图进行拼刺,但经不住长柄大刀劲猛刺杀。一个日本中佐军官骑在马上,握着指挥刀哇哇乱叫。朱春芳团的张排长哗啦一刀,就把他劈下马,将他的指挥刀、肩牌、徽章缴下。

敢死队撵着日军继续猛追。

李旅长觉得士兵们没带枪,怕他们吃亏,于是下令司号长:“吹调号,撤回来!”

可是,官兵们杀红了眼,只知猛追,旅长的军号也调他们不回来。

李致远旅长只好赶紧下令副官:“骑马去追。”

副官骑马追上朱春芳团长,才把部队调回来。

第二天,日军又来进攻,朱团又把他们顶回去了。

以后,日军天天来攻,兵力不断增加,但一直攻不破减河。独26旅灵活布置防线,根据敌人的攻势,挖了很多交通沟、盖沟,今天这样部署,明天那样部署。敌机来了助战,他们就操着大刀出阵。这样,双方苦战20多天,日军也没有攻过减河。

直到天津外围战斗结束后,独26旅才转移而去。